1. <dl id='zny1r'></dl>
        <ins id='zny1r'></ins>
        <acronym id='zny1r'><em id='zny1r'></em><td id='zny1r'><div id='zny1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ny1r'><big id='zny1r'><big id='zny1r'></big><legend id='zny1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zny1r'><div id='zny1r'><ins id='zny1r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<fieldset id='zny1r'></fieldset>
      1. <i id='zny1r'></i>

          <span id='zny1r'></span>

        1. <tr id='zny1r'><strong id='zny1r'></strong><small id='zny1r'></small><button id='zny1r'></button><li id='zny1r'><noscript id='zny1r'><big id='zny1r'></big><dt id='zny1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ny1r'><table id='zny1r'><blockquote id='zny1r'><tbody id='zny1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ny1r'></u><kbd id='zny1r'><kbd id='zny1r'></kbd></kbd>

          <code id='zny1r'><strong id='zny1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半夜敲門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7
  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下载app视频观看_草莓视频下载软件安装_草莓视频在线观看18

            學校選址多會選在墳地。推測其原因,大概有兩點:一是原先居民住宅格局已定,後來隨著城市擴張,建學校隻好占用墳地。另一方面,但凡墳地,陰氣都比較重,不能作為其他用途。而學校裡,都是些火力旺盛的年輕人,經過幾年,自然能將陰氣鎮住。這就好比莊稼人會在貧瘠的土地上種植豆科植物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初中和高中都是在傢鄉城市邊緣地帶讀的書,確實建在一些墳地上。每逢清明,便會有附近的村民跑到學校裡面燒黃錢紙。那時候小,不懂事,會跟著城市裡的同學一起很鄙夷地遠遠看著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大學去瞭另一個城市,準確地說是兩個城市。由於特抽筋兒的辦學思路,我大學第一年在北京,第二年去煙臺直到畢業。北京,作為帝都,自不必說,人多,人氣也旺。雖然污染嚴重,但畢竟有王氣,一般的歪門邪道不敢胡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故事便發生在第二年,去瞭煙臺這個天高皇帝遠的地方之後。第一次到學校,已經是晚上8點瞭。夏天的夜晚應該是熱鬧的,至少在我的傢鄉青島是這樣的。即使在農村,街頭上也會有三五成群的納涼人。生活中總會有例外,這裡便是例外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來到校門口,放眼望去,一眼望不到邊。因為黑燈瞎火,遠處和近處一樣的夜色。荒無人煙,一路上碰不到幾個活人,沒錯應該寫作活人,因為後來碰到的事情堅定瞭我的世界觀。從校門口一直到宿舍,一路上總覺得背後涼颼颼的,即使是八月份的夏天,也讓人不由自主的起瞭雞皮疙瘩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恰恰是一個心細、多事的人,從小就招惹麻煩。於是,所有的故事,就從這裡開始。在這裡先要提前告訴各位,如果半夜裡聽到有人喊你的名字,千萬不要冒然應答。如果住在人少的地方,半夜裡聽到有人敲門,也千萬不要貿然去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(一)人工湖的吉他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那是八月底學校剛開學不久的時候,那段時間迷上瞭彈吉他。占地三千畝的校園裡,生活著不到一千名學生,在空曠的學校裡每天下午獨自在人工湖旁彈吉他,便是最幸福的時光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人工湖周圍是野草叢生的黑松林,偶爾會竄出幾條慌不擇路的花蛇。通往湖邊的道路很偏僻。學校地多人少,所以即使風景很好的湖邊也很少碰見人。這裡,有一段時間曾成為我獨自玩耍的樂園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但這一切都終結在那個下午。那天和往常一樣,背著那把很好看的白色吉他,來到湖邊彈得忘瞭時間。當發現身邊的蚊子越來越多時,天已經黑瞭下來。抬頭環顧四周,準備收拾收拾回去。突然發現站在遠處有兩個人,一男一女的模樣,手牽著手,在湖邊離水面很近的地方呆呆地站著,好像在看我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為自己蹩腳的彈奏練習感到抱歉,希望沒有打擾到他們。滿懷歉意地朝他們笑著揮揮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這時,女生好像指瞭指我這邊,影影綽綽地,突然男的不見瞭。我懷疑自己看譜子時間長瞭會看花眼,努力擠瞭擠眼睛,男生卻已經出現在我面前。女生依然站在遠處的水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男生在我面前,輕輕拿過放在我腿上的吉他,轉過身對著女生。接著,錚錚地響起瞭優美流暢的旋律,含情脈脈,很動聽。隻不過我感覺什麼地方有些不正常,卻也說不出來。隻是覺得好冷,結結實實的打著寒戰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彈罷,男生遞給我吉他。出於禮貌,也出於敬佩,想和男生打招呼,沒想到眨眼之間,男生已經回到女生身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恍恍惚惚瞭一會兒才緩過神來,牙齒一直不由自主的打著戰。這才發現,白色的吉他濕漉漉的,好像剛從水裡撈上來一樣。琴弦上還掛著一顆水草……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越想心裡越發毛,趕緊拎著吉他,連譜子都沒收拾,就跑回瞭宿舍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幾個星期之後,和師兄聊天時才知道,人工湖剛挖好不久,淹死過兩個學生。具體什麼情況他也不知道,因為這是好多年以前的事瞭。後來我特意問過最高年級的師兄,還有關系比較好的老師,偶爾有幾個知道的,也隻是馬馬虎虎的大概而已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從那件事以後,就再也沒碰過吉他,即使在白天也很少去湖邊瞭。漸漸地,也就將它淡忘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當我大四那一年,因為要換電腦硬盤,去瞭其他學校一傢電腦維修店。夫妻倆經營著店面,三十幾歲的模樣,老板在一旁的零件堆裡修電腦,老板娘很熱情也很健談。我們就聊起天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說我跑瞭很遠的路才找到這個店。鬼大爺鬼故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她問我,不是這個學校的嗎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說不是,我是某某學校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然後她又問,你們學校的學生還是那麼少嗎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說是啊,你怎麼知道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她說,她和老公以前就是我隔壁學校的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然後她又很神秘地問我,知道學校裡淹死過學生嗎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頓時,腦袋嗡的一聲,我說隻是聽過傳言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她頓時來瞭興致,就給我講瞭起來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原來,八年前的冬天,學校的人工湖確實淹死過兩個學生。女生是我們學校的。男生是隔壁學校的,和修電腦的夫妻倆是同學。男生和女生熱戀,據說出事那一天,兩人吵架。女生站在湖邊嚇唬男生,要跳下去。結果男生說,你跳下去我也跳。在男生認錯之後,女生顯然消氣瞭。卻在最後,失足落水,結果男生真的也跳瞭下去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然後我問瞭憋在心裡好久的疑問,男生會彈吉他嗎?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她驚訝道,對啊,他還是當時樂隊的吉他手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能想象得到,在陽光溫暖又慵懶的午後,帥氣的男生抱著一把吉他來到我們這個荒涼的校園。彈唱起為女生寫的情歌,終於打動瞭那顆美麗萌動的心。兩個人曾在湖邊立下海誓山盟,說好瞭這輩子不離不棄。但最後,盡管發生意外,兩個人還是廝守在瞭一起,在那個冰冷的湖底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知道這件事以後,我找出塵封已久的吉他,擦拭幹凈,放在湖邊的樹林裡。但願這樣能夠讓他們重溫當初的美好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後來,隨著更多師弟師妹的到來,年輕人也越來越開放,湖邊已然成瞭談情說愛的場所。現在,湖邊偶爾能聽到動聽的吉他,卻沒人看到彈吉他的人。

                (二)孤塚老人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我的愛好廣泛,不過能夠鍥而不舍堅持到最後的不多,雙截棍算是其中之一瞭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從小就喜歡舞槍弄棒,四處闖禍,在受到爸媽無數次武力教育之後,終於有一天良心發現,洗心革面,從此刻苦讀書,浪子回頭瞭一把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剛到大學那會兒,碰到社團招新,被又帥又酷的雙截棍社團迷住瞭,義無反顧的成為瞭他們中的一員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愛好是一回事兒,可笨又是另一回事兒。所以,我進步很慢,卻一直堅持。
               
            到瞭煙臺校區之後,校園空曠,綠化的環境不錯,於是我便充分發揮主動探索精神,開辟瞭好幾處練棍道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