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acronym id='zthmo'><em id='zthmo'></em><td id='zthmo'><div id='zthm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zthmo'><big id='zthmo'><big id='zthmo'></big><legend id='zthm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1. <ins id='zthmo'></ins>
  2. <tr id='zthmo'><strong id='zthmo'></strong><small id='zthmo'></small><button id='zthmo'></button><li id='zthmo'><noscript id='zthmo'><big id='zthmo'></big><dt id='zthm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zthmo'><table id='zthmo'><blockquote id='zthmo'><tbody id='zthm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zthmo'></u><kbd id='zthmo'><kbd id='zthmo'></kbd></kbd>
  3. <fieldset id='zthmo'></fieldset>
    <i id='zthmo'></i>

    <code id='zthmo'><strong id='zthmo'></strong></code>
    <dl id='zthmo'></dl>
      <i id='zthmo'><div id='zthmo'><ins id='zthmo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span id='zthmo'></span>

          黃全網吧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0
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下载app视频观看_草莓视频下载软件安装_草莓视频在线观看18

            造化弄人,弄到林照的頭上。

            林照極端不喜歡西京師范大學,偏偏就成瞭這所學校的一名新生,這使林照想起瞭看過的一些老電影,小女孩被迫嫁給瞭老地主,終日以淚洗面,現在,他就是小女孩,西京師范大學就是老地主,林照覺得自己太慘瞭。

            百度上說西京離傢一千五百公裡,林照感覺還要遠一些,坐火車一天一夜還多,剛下火車就遇到一夥騙子,想騙他的手機和錢包,被他識破瞭以後,幹脆演變成搶劫,幸虧他的叫喊吸引瞭一個警察的註意,才趁機脫身。然後碰到學校接站的學生,行李丟上一輛卡車,他自己則被裝上一輛掉漆的大客車,迷迷糊糊的給拉到學校。一下車,腳就崴瞭,他曾經無數次幻想過自己意氣風發邁進大學的風姿,誰曾想現實中的第一步,竟是個一瘸一拐的造型。

            同寢室的幾個人他也不喜歡,除瞭他,那三個都是本地人,相處融洽,把他晾在一邊,他們聊天都用當地方言,咕嚕咕嚕咕嚕,林照一句都聽不懂,仿佛到瞭馬來西亞。

            開學還不到一個禮拜,林照已經飽嘗瞭度日如年的感覺,無聊中隻好四處閑逛,借以打發時間。

            這天晚上吃完飯,林照出瞭大門,信步踏上瞭一條陌生的街道,天色隨著他的腳步聲漸漸暗下去,四周很寂靜。

            一路上行人稀少,走到頭,林照才發現這是一條斷頭路,一傢廢棄的工廠臥在路的盡頭,荒草萋萋,廠房的玻璃無一例外全被砸碎瞭,露出黑洞洞的窗口。

            天空中響瞭一聲雷,烏雲漫上來,天空愈發陰沉下去。林照仰頭望瞭望天,似乎要下雨,他轉身往回走,這時,他發現不遠處一傢浴池下面,懸掛著一個網吧的招牌,雖然破舊,但也醒目:黃全網吧。

            到西京之後還沒上過網呢,林照朝著網吧走過去,走近瞭發現,這個網吧應該是由浴池的地下室改造成的,門裡是一個傾斜著向下延伸的通道,大概有五六十級臺階,站在門口向下望,隻覺得裡面黑黢黢的,一股陰冷的氣息撲面而來。

            林照剛看完一本叫《鬼吹燈》的盜墓小說,感覺這個通道倒蠻像小說裡描寫的墓道,也不知道老板是怎麼想的,把網吧開在地下室裡,也許是貪圖地下室的租金便宜吧。

            林照抬腳剛要往下走,就在這時,忽然聽到不遠處有人嘿嘿地笑瞭兩聲。他扭頭看去,大約六七米開外的一段水泥臺階上,坐著一個四五十歲的女人,天色昏暗,女人臉色顯得更加黯淡,她穿著一身藍衣藍褲,笑模笑樣地望著他。

            女人朝著林照點瞭點頭,像在示意他過去。

            林照左右看瞭看,四周並沒有其他人,看來是在叫他。可是,他並不認識這個女人。

            女人見林照沒反應,便站起來朝他走過來,她的兩隻手十分古怪地背在身後,走起路來兩個肩膀一扭一扭的。

            走到林照面前,女人笑容可掬地問道:同學,你是要進去上網嗎?

            林照神情茫然地點瞭點頭,不知道她這麼問是什麼意思。

            女人壓低瞭聲音,仿佛透露給他一個秘密似的說:我兒子也在裡面呢。

            林照眨巴眨巴眼睛,覺得莫名其妙,他想,你兒子在不在裡面跟我有什麼關系?

            女人繼續道:“他都好長時間沒回傢瞭,白天黑夜地在裡邊上網,我找他好多回瞭,可每次他都不跟我回去,你說,他是不是不學好啊。

            這個……”林照撓瞭撓頭,“適度的上上網還行吧,要是天天泡在網吧裡確實不太好。

            女人若有所思地點點頭:“不太好,是不太好,所以,你要是看到他,記得幫我勸一勸他,讓他回傢啊。

            說著,女人眼裡忽然迸發出一種狂熱的光彩,林照心裡忽悠一下,他越來越覺得這個女人不太對勁兒,他下意識地後退瞭一步。

            女人馬上逼上來,她的手依然背在身後,似乎握著什麼東西。

            林照越來越膽戰心驚瞭,他想,她身後的……不會是一把刀吧,趁自己不註意忽地捅過來……林照額頭沁出瞭汗珠。

            同學呀,你能不能幫我一個小忙?”女人依舊笑著。

            ……什麼忙?”

            天氣就要冷瞭,我兒子最近總說腳冷,讓我給他帶一雙厚一點的鞋,昨天我給他送瞭一雙進去,他嫌樣式不好看,不穿,還跟我發脾氣,今天我又買瞭雙新的,不知道他喜不喜歡,你跟她年齡差不多,你能不能先幫我試試,看穿上好不好看啊。

            說著,她把雙手從背後拿出來,把手裡的東西攤給林照看。

            林照的頭發一下子就豎起來瞭。

            女人手掌心上,赫然托著兩隻小巧的紙鞋,大約有一指多長,疊得整整齊齊。

            一道閃電撕裂天空,雷聲滾滾而至,一滴雨打到林照臉上,冰涼冰涼的。林照倉皇後退,慌亂中差點把自己絆瞭個跟頭,女人站在原地直視著他,手捧紙鞋,發出一連串高高低低的笑聲。

            嘿嘿,嘿嘿,嘿嘿嘿嘿——

            原來是個瘋子,林照心裡暗罵瞭一句娘,怏怏地轉過身,順著來時的路回去瞭,剛進校門,雨勢便大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