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ins id='e2u0g'></ins>
<dl id='e2u0g'></dl>
<i id='e2u0g'></i>

  1. <acronym id='e2u0g'><em id='e2u0g'></em><td id='e2u0g'><div id='e2u0g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e2u0g'><big id='e2u0g'><big id='e2u0g'></big><legend id='e2u0g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2. <tr id='e2u0g'><strong id='e2u0g'></strong><small id='e2u0g'></small><button id='e2u0g'></button><li id='e2u0g'><noscript id='e2u0g'><big id='e2u0g'></big><dt id='e2u0g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e2u0g'><table id='e2u0g'><blockquote id='e2u0g'><tbody id='e2u0g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e2u0g'></u><kbd id='e2u0g'><kbd id='e2u0g'></kbd></kbd>
        <fieldset id='e2u0g'></fieldset>
      1. <i id='e2u0g'><div id='e2u0g'><ins id='e2u0g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<code id='e2u0g'><strong id='e2u0g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<span id='e2u0g'></span>

        1. 地鐵站裡爬行的女屍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20
          • 来源:草莓视频下载app视频观看_草莓视频下载软件安装_草莓视频在线观看18

          我迷惑地說:“蔣妍不是一直住在這兒嗎?”

            “誰?誰是蔣妍?”

            “楊冰的室友啊。”

            那個女孩一聽楊冰的名字,立時變瞭臉色。她說:“沒聽說過。你是不是找錯地方瞭。”

            說完,她“砰”的一聲關起門。我站在空空的走廊裡,怕極瞭。那天我遇到的又會是誰呢?

            我回到公司,迷迷糊糊地跑完瞭四圈,頭一直昏昏沉沉的,很重。我檢查完設備之後,準備離開,可車廂的門竟被卡住瞭。我想呼救,嗓子卻發不出一點聲音,漸漸地失去瞭所有力氣……

            我是在一片冰冷中醒來的,渾身赤裸地躺在一張硬邦邦的床上。盡管意識恢復瞭,但身體卻像不是我的一樣。無法移動。我用力向四周看瞭看,身側竟並列排著兩具屍體,而背後是散著冷氣的屍櫃。

            我突然驚醒過來,這裡是醫院的停屍間!

            一隻戴著橡皮手套的手指滑過我的身體。我費力地轉動眼珠,看見一個穿著手術服,戴著口罩的女人。

            我啞著嗓子說:“你是誰?究竟要做什麼?”

            “我是誰,你應該知道吧。”

            這個聲音我聽過。

            她是蔣妍!

            蔣妍緩緩摘下口罩說:“本來我想放過你的,可是你總是要多事。”

            我聽瞭,嚇得魂都飛瞭。我大聲尖叫起來,希望有人能聽到。可蔣妍卻像看穿瞭我的心思,不急不緩地說:“這裡是地下二層,是保安惟一不敢來的地方,你還是省點力氣,多喘幾口氣吧。”

            她說完就拉開屍櫃上的一隻抽屜,把我的身體像凍肉一樣拖瞭進去。我眼看著抽屜緩緩閉合,像被關進瞭一個沒有邊際的深淵。

            現在我知道史進是怎樣死的瞭,是被適量麻醉之後,活活凍死的。我的知覺漸漸恢復,可零下的溫度,卻早已把我凍得僵硬。我躺在沒有一絲光的屍櫃裡,黑暗中傳來陣陣作嘔的腐臭。我在巨大的恐懼中,幾近到瞭崩潰的邊緣。

            就在這時,抽屜被拉開瞭,是蔣妍,隻是她頭發亂著,剛才還悠閑的臉,此時卻變得無比猙獰。她的手裡握著一把鋒利的手術刀,抵住我的喉嚨狂叫:“你!給警察什麼瞭?”

            接著突然響起一聲震耳的槍聲,一蓬鮮血噴在瞭我臉上。

            我恐懼極瞭,但,那至少是熱的。

            我給警方什麼瞭呢?

            是同事拍的那張史進的死亡照片。就在那隻黑色的旅行包旁,還照到瞭一雙深藍色的高跟鞋,魚嘴細跟,十分漂亮。

            有時女人鐘愛一雙高跟鞋,會穿整整一個夏天。這雙鞋,我在地鐵隧道的假楊冰腳上看到過;我也在師大宿舍,蔣妍的腳上看過;當然,我還在cb站的廁所裡,從隔間的門縫下看到過。隻是我不知道把這些離奇的事情講給警察,他們會不會把我當成瘋子。所以我寫下自己經歷的事情,和照片一起寄去瞭警局。沒想到我這樣做,卻救瞭自己。

            後來警察根據這些證據,順藤摸瓜找到瞭蔣妍,發現瞭她的秘密。原來蔣妍是醫院太平間的管理員,也是史進的女友。她發現醫院太平間與地鐵站女廁所隻有一墻之隔,於是夥同史進半夜悄悄在屍櫃後面開挖瞭小門,直通女廁隔間裡的雜物櫃。有瞭這條秘密的通道,她就可以把醫院裡昂貴的新特藥和病人身上還健康的器官運出去。而楊冰是蔣妍的好友,負責從女廁裡接貨運轉,史進則負責善後,一邊到處散播cb站有鬼的謠言,讓人懼怕上女廁所,一邊把偷出來的東西賣出去,每一筆黑市交易都下不瞭萬塊。

            然而他們的勾當隻維持瞭一年就出瞭問題。楊冰和史進有瞭私情,想再做一筆,就甩下蔣妍,遠走高飛。可惜計劃被蔣妍發現瞭,她在驚怒之下起瞭殺心。那天楊冰從廁所接貨出來,蔣妍對她噴瞭自制的催眠劑,讓她在不清醒的狀態下跳軌自殺瞭。事後,蔣妍發現裝著藥品的袋子沒有瞭,於是去隧道和楊冰宿舍查找,正好遇上瞭我。其實袋子是史進拿走瞭,可他隻字未提,蔣妍也就猜到瞭他的用心。她便幹脆將史進騙去醫院,把他害死在屍櫃裡。

            警方最終在史進的更衣櫃裡找到瞭那批價值8萬元的藥品。他們還在雜物下發現瞭一個可以遙控的小電機,上面纏繞著一縷濃黑的頭發。警察很疑惑這是做什麼的。隻有我知道,那是史進為瞭嚇我用的,好讓我遠離他的櫃子和這件事。

            真相大白的第二天,我就辭職瞭,因為我再沒有膽量在漆黑的隧道裡穿行。我臨時找瞭化妝品銷售的工作,可以天天在陽光下暴走。